天津同仁堂商标诉讼存不确定性 销售费用大增服务商引关注

《投资者网》蔡俊

编辑  吴悦

计划登陆创业板的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天津同仁堂”),还在准备第二轮回复函。截至目前,公司已收到监管层的第二轮问询,并更新了招股书。

此前,天津同仁堂曾在新三板挂牌,之后在2018年申请上交所主板IPO。不过,2020年公司主动撤回申请,原因是“长期未收到书面反馈意见,审核期限不可预期”。

从新三板到主板,再到创业板,天津同仁堂仍在通往资本市场的道路上。不过,这条路并不好走。除了监管层的问询,一起来自中国北京同仁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北京同仁堂”)的诉讼或影响公司的IPO之路。此外,中成药集采的推进,或对公司的未来造成不确定。

01

中标中成药地方集采

2021年8月,北京同仁堂向天津同仁堂发起诉讼,控告后者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、构成不正当竞争。同时,北京同仁堂还向天津同仁堂提出停止使用“同仁堂”字号、变更企业名称、赔偿5000万元等要求。

“同仁堂”之争,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。问询函中,天津同仁堂也被要求解释专利与商标的纠纷。

根据招股书,天津同仁堂与北京同仁堂在实控人、主要产品等方面不存在重叠。之所以使用同名的老字号,公司解释其前身起源于清朝的张家老药铺,该药铺之后在多地开枝散叶,由此出现北京同仁堂、天津同仁堂、南京同仁堂等企业。

而对于诉讼,天津同仁堂认为其字号、企业名称等都经合法批准。注册商标方面,公司认为使用的“太阳”、“天工”等图案与北京同仁堂有显著差别,因此不容易导致混淆误认。

天津/北京/南京同仁堂的商标

(资料来源:天津同仁堂IPO首轮回复函)

截至今年5月,该案件还未最终判决。目前而言,天津同仁堂的经营正常,核心产品的收入逐年上涨。

招股书显示,天津同仁堂的主要产品包括肾炎康复片、血府逐瘀胶囊和脉管复康片。2021年,三款产品合计销售额8.9亿元,同比上涨25.18%,占同期营业收入的88%。

这里面,天津同仁堂尤其重视血府逐瘀胶囊的研发。2021年,公司研发费用3413.6万元。其中,涉及血府逐瘀胶囊的项目包括有效性评价和三个治疗症状研究,合计为872.16万元。

资料显示,血府逐瘀胶囊由天津同仁堂的子公司天津宏仁堂药业有限公司 (下称“天津宏仁堂”)生产销售。2021年,该产品实现销售额3.54亿元,同比上涨13.8%;城市和乡镇等医疗机构中,

2021年该药品在同类处方中成药的市场份额为32.47%,较2020年度32.32%有所抬升。

不过,地方集采或对血府逐瘀胶囊的未来造成不确定性。2021年底,湖北省开展中成药的带量采购。天津同仁堂的血府逐瘀胶囊以19.12元/盒中标,降价幅度为33.66%,采购自今年4月底起执行。

地方集采落地,或逐渐改变中成药的生态,包括产能、销售、研发等。目前来看,天津同仁堂已着手新的产线建设。公司在招股书里披露,其与天津二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,项目为天津宏仁堂的数字化智能提取车间,金额达1.14亿元,期限从2021年4月至今年12月。

截至2021年,公司在建工程余额为0.47亿元,同比上涨689.94%;同期公司的应付账款0.5亿元,同比上涨14.87%,其中工程款为979.73万元,同比上涨398%。

02

蹊跷的市场推广服务商

今年4月,深交所网站公开了天津同仁堂的回复函。总共22个问题,公司逐一进行回答。

这里面,采购与销售是重中之重。根据招股书,天津同仁堂存在客户与供应商重叠的情况,关联方中新药业(600329.SH,现已更名为“达仁堂”)就是其中一个。

2021年,天津同仁堂向中新药业采购235.03万元,销售1.3亿元。监管层要求公司进一步披露关联交易的金额和公允性,对此公司提供了总额、单价、市场价格等采购信息。

具体来看,2021年天津同仁堂向中新药业采购冰片161.92万元,较2020年的27.08万元大幅增加;单价方面,公司采购价格433.63元/千克,市场价格200元/千克。对此,公司表示同期中新药业向非关联第三方销售价格为451.33元/千克,对比之下,采购具有公允性。

除了上下游的关联交易,交易所也注意到非关联方。问询函中,天津同仁堂被要求说明存货问题,包括原材料的库龄、减值准备、采购来源等。

2021年,天津同仁堂的存货账面价值1.04亿元,同比上涨7.2%,但跌价准备16.53万元,同比下降46.4%。其中,原材料占比为46.21%,库龄超过1年的包括羊角、羚羊角粉和烫水蛭等中药材,合计金额0.12亿元。

回复函中,天津同仁堂披露了采购羚羊角的来源,包括北京仟草中药饮片有限公司(下称“仟草中药”)、安国市康达中药材有限公司(下称“康达中药材”)等,采购时间均发生在2018年。不过,企查查显示,仟草中药曾于2019年因生产过程不符合相关规范,被当地环保局处罚;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康达中药材被下游采购商起诉,其中一个原因为药材存在质量问题。

此外,问询还关注到逐年走高的销售费用。2021年,天津同仁堂销售费用5.15亿元,同比上涨28.4%。其中,市场推广费占比达94.23%,内容包括学术推广、渠道建设、信息收集等。不过,推广服务商的背景却有些蹊跷。

2021年,济南永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下称“永多咨询”)、上海艺岑营销策划中心(下称“艺岑营销”)等成为天津同仁堂的前两大推广服务商,交易额分别达575.64万元、241.58万元。回复函显示,永多咨询、艺岑营销各自在2019年3月、2020年9月成立,股东均为自然人。2020年,永多咨询与公司的合作金额达98.63万元;而公司与艺岑营销的合作始于2021年,企查查显示,该企业的注册资本仅10万元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 


posted @ 22-07-08 11:56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南方彩票平台,南方彩票官网,南方彩票网址,南方彩票下载,南方彩票app,南方彩票开户,南方彩票投注,南方彩票购彩,南方彩票注册,南方彩票登录,南方彩票邀请码,南方彩票技巧,南方彩票手机版,南方彩票靠谱吗,南方彩票走势图,南方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南方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